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婚殇/第一章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天冀文学网

王小木正两手油污端着盒饭,白的盒饭上被他手上的机油弄的好像流血的小猪,盒饭是卤面条,他刚打开,这时候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他一边用一次性筷子往嘴里扒拉一大口面条,一边把手机打开放在耳朵上,用肩膀夹着,耳朵里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男人的声音,你是赵丽萍的老公吧,王小木这时候面条已经吃了一大半了,面条很少,也就是几筷子,可是缺要六块钱,好在王小木平常饭量就不大,王小木嗯嗯两声。 你老婆也没有请假,今天咋没有来上班,电话里那个声音里有一种小领导的不满。 王小木心里一咯噔,立马把盒饭放在了地下,你是? 我是酒店餐厅的经理,你让你老婆赶紧给我打个电话,无缘无故不来上班,也不请假,是不是不想干了,男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时候是中午十二点多一些,秋分刚过,阳光依然浓烈,王小木稀疏的头上渗出来明晃晃的汗水,大铁门外面几个穿着校服的嘻嘻哈哈的去上学,他立马拨打老婆的电话,电话提示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王小木的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因为他们六年来,老婆好像从来没有关过机,他又给打电话,母亲去了二十里外的乡下老家,那地方四周都是山,信号不好,打了几次才打通。 丽萍咋没有去上班,跟着你回老家了吗? 没有啊,我昨天下午出来的时候,她还在洗衣服,你没有打她电话,母亲的声音有点断断续续。 母亲在电话里开始了她习惯性的絮絮叨叨,又是他媳妇越来越不像话了,丢丢的衣服也不洗,晚上回来就是关上门,不知道在屋里给谁打电话,王小木安慰了母亲两句,就说我回去看看,然后就挂了电话。 王小木在一个私人模具厂上班,他是一个机械厂的机修工,那个机械厂是这个中原工业城市的,几千个,生产出来的面粉机曾经畅销全国各地,那时候,穿上一身机械厂的厂服,挤公交车都会让人一脸的羡慕,厂里上千个小,不仅没有一个娶不来媳妇,而且个个娶到媳妇如花似玉。 王小木的是这个厂的老技术工人,在一次厂里举行的五一旅游活动里,大巴车翻进了山谷,车上五十四个和父亲年纪相仿,都是厂里技术骨干的老工人,没有一个幸免于难,厂里一开始极力封锁消息,把死者家属集中在厂办公室一个大院,从来没有见过的厂长,一个个和满脸凄凄的家属握手,然后厂里拿着打印好的协议书,软硬兼施的逼迫家属签字画押,每个人赔付五万块钱,补发二十个月工资,安排子女一个进工厂上班,家属们尽管不愿意,可是开始还笑眯眯的厂长脸一拉就说,如果不愿意,按一般工伤事故处理,每个人补癫痫大发作与小发作的区别发二十个月工资,啥也没有,家属大多数是没有的老娘们,面面相觑一阵后,一个个签了字。 那时候的王小木还在技校读书,王小木生下来只有四斤多,母亲奶水又不够,据母亲说那时候买不起奶粉,父亲在机械厂的工资一家老小日常开支都不够,母亲就去回老家弄回来玉米,拉成粒,加进白糖喂他,王小木初中毕业就进了技校,他学习不好,上班年龄太小,于是和很多机械厂的子弟进了厂办技校,那时候王小木才十六岁,和他一般大的孩子都是生龙活虎的样子,只有他总是好像霜打的茄子,蔫儿吧唧的样子。 王小木一开始是学徒工,一个月二百多块钱,三年后他出师了,每个月工资五百多块,父亲的赔付款母亲在市区买了一套八十多平方的商品房,一家人才搬离了居住了几十年的棚户区,王小木有一个,那时候正在读高中,母亲没有,所以那几年王小木的工资,总是留下几十块钱,全部给了母亲,他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就是几十块钱在他兜里也是回家的时候,给了妹妹。 王小木结婚那一年,23岁,老婆是师傅的一个同事的女儿,长得普普通通,或许王小木第一眼看见老婆,就是因为老婆的皮肤非常白,尽管脸上有一些雀斑,不过一白遮三丑,家里的房子是两室一厅,他们结婚后,那个比较大的卧室,以前是母亲和妹妹住的,现在成了他们的新房,不过房子是老式结构 ,隔音效果非常不好,母亲有哮喘病,天天晚上咳个不停,让两个刚刚进入状态的新婚夫妇总是不能尽兴。 王小木结婚后第二年,厂子就开始走下坡路了,一开始只是一两个月不发工资,后来全勤奖什么的都没有了,而且半年不发工资,再后来厂子关闭了两三个车间,除了一些技术工人和有门路的人外,其他人都一个月发二百块钱生活费自谋出路,再后来厂子换来换去,越换厂子越萧条,原来的厂长带着七姑八姨去了美国,现在的厂长就想方设法倒卖厂里的机器和厂房,工人们开始在市区十字路口集结游行,政府派出防暴警察,老百姓无论如何弄不过政府,后来一个个乖乖的都回去自谋生路去了。 这时候王小木的儿子已经一岁了,老婆通过一个亲戚去了市区一个七日连锁酒店的餐厅当服务员,王小木跟着师傅去了郊区一个私人机械厂,一个月工资是计件工资,比在厂里多了一倍,不过工作比在厂里也多了一倍,有时候赶上赶活,他就吃住在工厂,十天半月也不回去一趟。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身体不行,还是生活压力大,自从有了孩子后,王小木对夫妻生活就没有了欲望,回到家里脚都不洗就睡了,老婆下班一癫痫的主要危害是什么般都是十一点了,孩子跟着婆婆睡,老婆 一般下班后在酒店已经洗过了,回家换上睡衣挨着他躺下,一只手不安分的在他下面磨蹭,王小木心里开始有了一点欲望,不过一进入老婆湿滑的身子就开始软了,老婆不满的抱着被子一边睡去了。时间长了,王小木竟然有了一种害怕回家,害怕和老婆同床共枕的想法,两个人其实都是二十七八的年纪,正是如狼似虎,老婆劝他去医院检查一下,他心里有点不悦,说,两口子不干那事,又不会死,我是这一段加班加点累倒了。 王小木所在的私人机械厂,主要是来料加工,私人工厂随意性很大,有时候十天半月没活,没活的时候,王小木就去郊区一个鱼塘去钓鱼,王小木钓鱼有一套,别人一个上午钓不上来一两条,他一个上午可以钓七八条,一同来的人嫉妒地说,你有啥绝招,他妈的你和鱼是亲戚啊,王小木嘿嘿一笑,用手挠挠日渐稀少 的头发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我有鱼缘吧。 钓上来的鱼多了,王小木会给菜市场的鱼贩子,换几个钱,少了就让母亲炖鱼汤,忙的时候,有时候十天半月顾不上回来,私人机械厂在郊区,距离他们居住的地方四五十里,来来回回坐车得七八块钱,王小木心疼,家里的房子买的时候还不过时,现在的小区一个比一个漂亮,老婆下班回来总是拿回来一沓五颜六色印刷的卖房广告,什么花园小区,什么人间,可是一平方就要五六千,买一个一百二十平方的房子就得几十万,还不加上装修,据说有钱人装修下来比买房子都贵,这几年他省吃俭用,银行存折上也就存了不到五万块钱,连郊区一套平房都买不起,老婆在酒店一个月两千块钱,也就是顾得住家里的日常生活,儿子马上就要上幼儿园了,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有时候他想想就发愁,他总是嫌弃自己没本事,前一段,一个工友的老婆跟着山东一个老板跑了,那个山东老板是一个瘸子,年龄比他老婆大一二十岁,可就是因为有钱,现在的都是长个钱心,没有良心,不过这个工友的老婆长得就是漂亮,漂亮的女人没有本事的男人是看不住的,好在自己的老婆除了身材可以,长相一般,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老婆会有什么外遇,他心里想有外遇的女人都是长得漂亮的,不漂亮的女人那些有钱的男人谁会去喜欢。

婚殇2/丽萍

这出来什么样子,是由的基因决定的,因而一个人的五官就有了父母的痕迹,在乡下有一种俗语叫做 :男随母,女随父,也就是说子更多遗传的是父亲五官的轮廓,这些不一定有科学道理,但是你细心去观察的什么是特发性癫痫病确有对的成分,丽萍自幼就比较瘦弱,初中以前还看不出来,初中以后个子突然猛长,身架像极了做木工的父亲,瘦长,好像是一根没有枝杈的竹子一样。而且五官也像是照着父亲的脸刻下来一样,尖长脸,细长的眼睛。 丽萍上面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尽管家里不是太富裕,因为会计出身的母亲精打细算,家里的日子过的也算是顺风顺水,父亲老实巴交,对母亲的话言听计从,一辈子从来都是母亲的马前卒一样,不让吸烟,吸了二十多年,一天四包烟的木器厂有名的大烟鬼,说戒就戒了,不让喝酒,天天下班回来,喜欢去街口黄记猪头肉买半斤猪肺,一包水煮花生米,斜靠在家里那把几乎支离破碎的躺椅上,一边听着收音机里的豫剧,一边美滋滋弟弟喝一口酒,喝到高兴处,会把正在门口阳光下踢毽子的五岁的丽萍喊过来,用酒盅给丽萍倒上一点,看着丽萍辣的小脸通红的跑开了。 每个人的都是美丽的,都会有一种不同于他人的的味道,尤其是女孩子的童年,过多的会有父亲宽厚的背影,因而一般在家里是最小的孩子都有一种恋父情结。 丽萍的记忆里,父亲身上不仅仅有很浓厚的酒味,还有一身劳动布工装上那刨木花优雅的香气,这种香气会一直穿越所有最小的,一个低矮的平房下,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在悠闲的喝酒,收拾的干干净净的院子,西边是一排排争奇斗艳的花儿,大门口的角落长着一棵开满了雪白花朵的梨树,三月的阳光,明净而细腻,她和一个扎着羊角辫,比她个子低半头,有一个红扑扑的笑脸的小女孩在玩跳皮筋,两个小女孩嘻嘻哈哈蹦蹦跳跳,细长的皮筋在小女孩纤悉灵活的腿下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图形,那个小女孩叫小娟,比她小一岁,长得画里的小明星一样,明亮的大眼睛里总是流露出一个小女孩天真无邪的,附近几乎所有的大人,尤其是男人,都喜欢抱抱这个洋娃娃一样可的小女孩,而丽萍的目光里是一种的眼神,而且她脾气古怪,动不动就不和你玩了,三岁看小,其实人的美丽是与生俱来的,只不过有的人的美丽丢给了长大后生活的艰辛,有的人的美丽却因为以后生活的优雅更加美丽。 丽萍是一个从小非常要强的女孩子,可能在家里是最小的,总是养成说一不二的习惯,哥哥姐姐也都让着她,她从小就喜欢和人攀比,上小学的时候,别的学生拿了一个不锈钢保温杯,她回家就哭着让父亲跑遍了半个城市才给她买来,平常哥哥姐姐的衣服总是旧衣服,而她的衣服总是一年四季都在添,不过丽萍上学的时候学习一般,初中毕业后没有考上高中,父亲托关系让她进癫痫病怎么治疗好了高中,不过她读到高二下半学期就不上了,父亲问她为什么,她撅着嘴说,讨厌班主任,不想上了,后来父亲才知道,是因为她在学校和同学搞不好关系,学习成绩也是中下等,而班主任又是一个非常势力,正在更年期的女人,总是对她冷嘲热讽,她一气之下就不上学了。 下学那一年,她才十六岁,年龄太小上班抓不住,于是就在家跟着姐姐卖衣服,姐姐这时候已经结婚了,姐夫是一个憨憨厚厚的男人,两个人在农贸市场租赁了一间门面卖童装,姐姐就让丽萍去帮忙,不过多长时间的长时间,丽萍就哭着不去了,母亲问她为什么,她支支吾吾不说,后来姐姐来了,告诉母亲,丽萍不会说话,老是把买衣服的人气跑,姐姐说了她几句,她就跑回来了。 丽萍下学两年后,母亲给她在食品厂找了一个工作,一个月四五百块钱,她在这个食品厂干了两年,一分钱也没有给家里拿,还有时候往家里要钱,她的钱都买成了化妆品和衣服,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正是爱年纪,不过在丽萍的心里,永远有一种的,就是无论她怎么打扮,厂子里几个仅有的男孩子都不喜欢和她说话,有一次一个女孩子过生日,本来她也送了礼物,那个女孩子中午在饭店请客,竟然没有喊她,这件事让她了很长时间。 其实现实生活里还是普普通通的人最多,智商普通,相貌普通,可是你只要循规蹈矩的去接受生活的普通,一辈子就会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的过下去,尤其是女孩子,最怕你长个普普通通的脸蛋,偏偏想要不普通的生活,男人长的普通了,可以通过奋斗去改变,而女人基本上就是靠相貌决定你的未来的,因为那些长得好,家庭条件又好的男孩子,都想找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做老婆,这也是人之常情。 丽萍在嫁给现在的老公之前,前前后后见了七八个男孩子,一家有女百家求,十八九岁的女孩子,无论你长得多么普通,都会有一种青的婉约,她一米六四的个子,皮肤很白,就是有点瘦,有的是她嫌弃男孩子个子矮,工作不好,有的是她看上了别人,而别人看不上她,其实普通的女人,如果你没有内在的柔美,很难打动一个优秀男人的心,这样一来二去,她就到了二十四岁的年纪,二十四对于男孩子还是疯玩的年纪,对于女人却意味着的大限,过了这个年龄,女人挑选的机会就会越来越少,也就是这一年,一个亲戚介绍了现在的老公,这时候丽萍已经有了一种大女的疲惫,再加上父母一直唠唠叨叨,她就两眼一闭,披上了婚纱,那一年,丽萍二十四岁。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