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水做的越剧] 水做的越剧梁孟伟一绕绿堤,拂柳丝,穿过花径…

时间:2021-08-28来源:天冀文学网

水做的越剧

梁孟伟

绕绿堤,拂柳丝,穿过花径,

听何处,哀怨笛,风送声声。

人说道,大观园,四季如,( 网:www.sanwen.net )

我眼中,却只是,一座愁城。

每当耳畔响起越剧《红楼》的旋律,那水样委婉的唱腔、云般妩媚的娇嗔,就会在我的之河里回旋流淌。

我虽出生在新昌,但在嵊州黄泽(1958年前属新昌)度过了,因为那里不仅是我的外婆家,也是越剧名家范瑞娟和王文娟的。

黄泽是个古镇,常在大庙做戏,演的多是越剧。因为买不起票,就拣“戏尾巴”看,在每场戏结束前的十多分钟,人员会把戏院大门打开,任何人都可以进场观看。这时台上演绎着欢庆场面,拜天地入洞房、中状元归故里等,吹吹打打,十分热闹。

农村不要买票,我就往邻村跑。有的小村没有戏台,戏班一来得临时搭台。演戏多在晚稻收割以后,稻桶派上了新的用场,翻转过来覆在地上,下面垫实上面铺些木板,戏台就算搭成。暮色里的清板散板和嚣板,像轻盈的风,又如舒捷的水,在大街漫卷,在小巷流淌。行云流水般的水袖一甩,幕就被徐徐拉开,星月都为之惊艳。

越剧情节简单,多才子佳人,花前月下;常团圆结尾,喜剧收场。但最先吸引我的,是那华服饰:珠花凤钗在云鬓间颤动,云肩罗裙在舞台上飞扬,再伴以委婉缠绵的唱腔,童年便绚烂得像片霞锦。那把小小的折扇或开或合,文生以扇展其潇洒,旦角用扇饰其娇羞,花脸持扇平添威武,丑角挥扇更加滑稽。挥、转、托、夹,合、遮、扑、抛,配合身段衍化出各种舞姿,表达着表演着性格。

特别是那潇洒飘逸的水袖——害羞时举袖,生气时甩袖,情急时绞袖,高兴时舞袖……投、掷、抛、拂,荡、抖、回、捧等,演尽了才子的风流倜傥,道尽了佳人的哀怨柔肠。如《碧玉簪》中的“三回头”,在一浪高过一浪的伴奏中,李秀英背朝观众,湖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不发一语,或左或右的挥舞水袖,恰似奋飞的泪,又如无边的苦,随着水袖挥洒,表达出欲哭无泪、欲告无门的无奈。

越剧“手能言,眼能语,满台风雅;舞水袖,摇折扇,含情脉脉”,唱词更是古典,唱腔更加婉转低回,特别是那《红楼梦》,常常听得如痴如醉。林黛玉读西厢时“那张生,一封书敢于退贼寇;那莺莺,八行笺人约黄昏后;那红娘,三寸舌降服老夫人;那惠明,五千兵馅作肉馒头。我以为你也胆如斗,呸!…原来是个银样镴枪头。”珠玑似的,排沓式的语调,俏皮中展才华,玩笑里露志向。这样的白璧无瑕,绝世芳华,显然难容于封建社会的当下,最终落得个葬花自洁的下场。一曲葬花词,多少辛酸泪。弹动着一个的情弦,叩击着一扇的心扉。我恍惚置身于那个年代,与剧中人物同喜同悲。

那几个蓬门碧玉,农家姑娘,昨天还手握镰刀,肩挑柴担,就站在舞台上一咏三叹,水袖翻转,那唱功,那做派,那仪态--有的似娇花照水,有的如玉树临风。她们的翩翩风姿,一颦一笑,将角色演绎得浑然天成。像绿色春,像金色阳光,晒向少年的心空,滋润青春的情怀。

这时的我对越剧,已不再是的慕,更是一种心底的依恋。如果喂我以的乳汁,那么越剧供我以精神的甘泉,那哀婉如许的曲调,那凄美如斯的唱词,直抵我幼小的,滋养我孱弱的精神。对于我这个少年,既是的启蒙,的启蒙,更是美学的启蒙,道德的启蒙。

“吴侬生长湖山曲,呼吸湖光饮山绿。不论世外隐君子,佣儿贩妇皆冰玉。”苏轼此诗说明个人气质养成与所处环境的息息相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种戏剧更浓缩着一地风情。越剧的唱腔、唱词、舞美等等,无不打上了江南的烙印,对应着当地的风土人情、方式和生命习惯。

江南是阴柔的,烟雨迷蒙,春水绕花。幽长的小巷子曲折盘旋,濡湿的石板路泛着幽光,凄清的卖花声近了又远。越剧也是阴柔的,雅淡的衣妆,慢按的云板,慢打的鼓点,悠扬的丝管,袅袅娜娜,拂过脸颊,绕上指间,进入心田。

越剧的曲调源自当地的民间小调,前身“落地唱书”就是吸收了当地民歌、佛曲音调。就剧目内容而言,因为艺人都是,少受基杭州哪里看癫痫病最好本功训练,尤其缺乏武功底子,就扬长避短,向“文”发展,即向家庭伦理、爱情方面拓展。

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3月27日,嵊县东王村的一个打谷场上,民间艺人第一次把“落地唱书”搬上戏台,伴奏的只是一些“的笃”轻敲的木器,唱的也仅是佛经宣卷和民间小调。演唱过程中需要“过门”时,就以后台人声合唱帮忙。因此当时就称它为“的笃班”或“小歌班”。

“的笃班”从剡溪启航,辗转杭嘉湖。“呤哦调”吸收了杭嘉湖地区的“湖调”发展而来,后来创造的“四工调”不仅适合女性发声特点,而且风格清新、活泼、跳跃,显得更加柔美。1917年越剧登陆上海后,这里昆剧、京剧等戏剧,繁花似锦;电影、话剧等艺术,异彩纷呈。越剧如饥似渴,学习借鉴,迎来了一批新剧目的诞生。最早的宣卷调不够用了,单一的四工调也不够用了,于是尺调、弦下调应运而生。三种不同的调式构成一个和谐的腔系,极大地丰富了越剧的唱腔和音乐表现能力。

越剧发端于嵊县,发祥于上海。“它的观众主要是中下程度的普通市民,其中又以观众为多,因此它的剧目大多重情感少,在情感中又特别偏重悲剧情感,在悲剧情感中又特别偏重悲怨而不偏重悲壮,在悲怨中又特别擅长表现少男的恋爱坎坷。与此相应,在情节处置上,越剧大多不追求奇险型、震撼型的惊人铺排,喜欢磨研一个简明中的情感性波荡。由于思想和情节都不复杂,大多数越剧演员对唱腔的重视超过表演,以便让观众悠悠然地面对一种平易的演唱艺术获得一种情感享受。”(来自余秋雨对戏曲的论述)

是的,越剧采取的是一种娓娓道来的推进方式,一切如贤淑在诉说着离合悲欢。越剧的唱腔如剡溪之水,琮琮琤琤,曲折蜿蜒;如江南美景,日丽花影,声风暖。明媚而不刺眼,含蓄而不张扬。越剧的曲调也委婉柔美、深沉哀怨,淋漓尽致地演绎着江南水一样的本质:四工调的明快恰似里的桃花汛,幽怨的弦下调仿佛深秋的芭蕉雨,而尺调的洒脱和柔美更似初荷塘的涟漪荡开。

如果说越剧的曲调和唱腔打着江南的印记,那么越剧的器乐无疑是江南的天籁。它的主要伴奏乐器是主胡、副胡和琵琶,越剧为什么如此钟情胡琴,因拉弦乐器的弓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能拉出动听、婉转的曲调;尤其是在慢板的时候,更加悲哀而抒情。

的布景,雅美的妆扮,柔美的唱腔,凄美的伴奏,都以一种江南风味氤氲着剧场,吸引着视线,调动着感官,滋生着情感。“概括地说,越剧的风格是细腻抒情,富有诗情画意。从美学形态上说,属于柔美、秀美、优美的范畴。”(高义龙《越剧风格论》)

所以,观看越剧最好是晚上,场地更适合江南水边。聆听深处飘来的漫天芳香,欣赏星辉波光中的翩跹舞姿,你的心也会羽化成蝶,或静立枝头,拈花而笑;或翩翩起舞,萦绕花间。

和京剧里喜用男人来反串女角相反,越剧几乎全是女角来反串,小生、老生,甚至丑角,仿佛越剧舞台天生属于。

而越剧之美就美在女人,花谢花飞中的林,十八相送的祝英台,多义痴情的鲤鱼精。她们水袖轻舒,檀口慢启,眼波微转。一举手,一抬足,一掩面,一回首,江南的灵秀就全都流露出来。

如果说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前越剧“落地”时,男女混演的“绍兴文戏”已具阴柔之美的话。那么到了1938年以后诸角色都由女子出演的新越剧,更是一条女性的河流,一个粉黛的世界,那顾盼流转似星月生辉,那千娇百媚如莺歌燕语,将女子的阴柔之美、江南的阴柔之美,演绎铺张到了极致。

所以,越剧的深婉之美,就是女性之美。你看,她们的动作是优美的,青衣水袖,招招式式,细入巅毫,秘而不宣,柔媚相济,灵慧照人;她们的服装是鲜亮的,翠绿、湖蓝、绛紫、粉红、橙黄……一个多么绚丽的世界;她们的走步是迷人的,云一般飘逸,风一般轻盈——抬起宽大水袖里柔黄的兰花指,挡住眉梢,轻移脚尖如蝴蝶……

越剧的声腔温柔缱绻,更加符合女性的审美。尽管文革时曾被批为“靡靡之音”,但塑造了许多温文尔雅、情深意长的男子形象。每到尹派一句温柔起板“娘子啊”,台下必然会掌声雷动,这是女性观众对理想男性的深度契合。

所以,女小生诠释的不是生活中的男人,而是女人眼中的男人,是通过女人的理解来呈现的理想化、艺术化的男人,在观众眼中才更加诗意、空灵、和飘逸。

安徽能看好癫痫的医院

越剧以女性形象来塑造,在越剧的大量故事中,我们都可以明显地看到,推动故事发展、决定故事走向的多是女性。女主角往往要比男性成熟得多,甚至扮演着亦母亦姐和导师的角色。

因此,越剧看重家庭,就不足为奇。《盘夫索夫》是早在越剧初创时就有的剧目,1918年由男班艺人在上海演出,当时称为《十美图》,《盘夫索夫》只是其中一个片段。《十美图》的故事发生在明嘉靖年间,三边总制曾铣受大奸臣严嵩陷害,全家问斩,二子曾荣、曾贵幸得逃脱,最后经历种种磨难,不仅沉冤得,兄弟俩还娶了10个美妻,《十美图》之名由此而来。在后来的越剧舞台上,不仅删除了曾贵,更删去了“九美”,只剩严兰贞一人。

如果按照传统故事走向,《盘夫索夫》应围绕为父报仇这条主线,但剧中的父仇只是为了造成夫妻之间的隔阂,小夫妻的团圆和谐便是故事的结局。曾荣父仇未报,就开始与爱妻卿卿我我;严兰贞明知丈夫与、不共戴天,依然陶醉于二人世界。“只要我们夫妻和,哪怕天翻地覆我都不顾。”在越剧的理解中,家庭和美是第一位的,在家庭夫妻面前,什么国仇家恨,不共戴天,都会化于无形,迎刃而解。

《孟丽君》同样将拨乱反正、平定外患等宏大叙事放在了次要地位,凸显了皇甫少华和孟丽君的爱情传奇。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编剧吴兆芬更是将孟家遭难、少华出征等统统处理成前史。大幕一拉开,就是得胜归来的皇甫少华对女扮男装的宰相郦君玉的身份产生怀疑。相对于朝堂的起落,甚至朝代的更迭,越剧更关注的是由血缘、婚姻关系构建起来的家庭,更关注朴素的道德品质。“家和万事兴”的观念在越剧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女性,几千年以来,经受了太多的蹂躏,经历了太久的欺压,挥洒了太多的泪水,承受了太多的苦难,直到越剧为其代言,瞬间就焕发出异彩,让那个时代的宿命在今世的舞台上闪耀着悲剧的美,让那份的痴情继续闪耀着令人艳羡的爱。因此,他们虽然化蝶而去仍飞翔在山山水水,虽然随花而逝却香飘于世世代代。

越剧是女人做的,而女人是水做的,所以越剧是水做的。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