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故人故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天冀文学网

大清宣统年间,一日,天还没有全亮,喜欢遛早的人早早起来,一个一个模糊的黑影似鬼魅般慢慢地移动,对于老老太爷而言,今天是改变他命运的一天。

农村的老人,多有遛早儿的习惯。所谓遛早儿,说白了就是早早起来锻炼,以求身体康健,从而获得长寿。老老太爷正是壮年,却也喜欢遛早儿,出了村子向东走,经过一座小石桥,就是一片开阔地,老老太爷走在桥上的时候,眼睛被地上的一堆东西吸引住了!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堆银锭子。老老太爷看左右无人,赶忙把上衣脱了下来,把银子全部兜住,回到家中。都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强,老老太爷拾到银子的事情不径而走

看到眼前的大堆银子,老老太爷发了愁,钱终究不是的。花了人家的钱,搞不好要遭报应的。可看着炕上躺着没吃过一顿饱饭的三个娃娃,不禁有些心酸。最终老老太爷做出了一个决定,以一年为期,若有人来寻,就把银子归还与人家,若没人来寻,就用这一大笔钱,置下一番产业。

时光荏苒,如梭,不经意间,一年了,讨银子的人终究没有来。

老老太爷用这笔银子买了大片的田地,对于佃户出身的老老太爷来说,没有比土地对他更有吸引力了!自此之后,老老太爷一发而不可收拾,开商号,养马队,倒药材,生意做得风声水起,产业也越置越大。只几年光景,老老太爷已经富甲一方,成了县官老爷的座上客。

都说人无横财不富,此言非虚啊!( 网:www.sanwen.net )

出身贫寒的老老太爷,自知穷人的日子不好过,四里八乡,但凡谁家有为难之时,每每以银两米面相赠,落得了一个好名声。而老老太爷的发迹史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关于银子来历的说法也传的越发离奇,大概有如下几个版本:

(一)有早于我老老太爷遛早儿的人说,看见有一辆驴车从桥上经过如何治疗女性癫痫病,没看见驾车的,只看见毛驴拉着车子走。

(二)有说,附近的大土匪头子——刀疤刘,派人把抢来的银子送到老巢,结果送银子的人半路上把银子给弄丢了。

(三)有说,见一白衣老者,驾驴车从桥上经过,驴走到桥上停下来,排出了一堆驴粪。

有了钱的老老太爷,却总是闷闷不乐,有心的人会看到,他的眉宇之间常常会出现一抹愁云。

都说龙生九子,九子各不相同,此言非虚!

老老太爷的三个儿子,也就是我的老太爷,二老太爷,三老太爷。这三人,虽为一母所生,却性格迥异,或许是前世带来的习气吧。大哥宅心仁厚,颇有长者之风范,二哥自幼喜欢舞刀弄棒,好勇斗狠,三弟则专注于赛狗斗鸡。老老太爷重视对的教育,给三个孩子请来了家庭教师,也就是过去的私塾先生。三兄弟皆由私塾先生授业,大哥攻读诗书之时,二哥忙于舞刀弄棒,三弟惧怕老老太爷的威严,倒也规规矩矩。

不觉中流逝,三子先后成年,大哥耿直厚道,二哥出落成了一个身材彪悍的混混头子,常有人邀去站脚助威。最不肖的的是三弟,沉溺于花街柳巷而不能自拔。

一日,邻近村子发生了一件事儿,逃荒经过的一拨山东人,借住在那个村子,和村里的人发生了摩擦(后经证实,是本地人欺生),结果村里人吃了亏,那小子本身也是个混子,连来找到二老太爷,想让二太爷去帮忙教训一下那帮山东客。此时的二老太爷,已经成了实实在在的一个混子,一米八几的个头儿,一年四季脚蹬皮靴,腰扎板带,留个大光头,对襟蜈蚣扣的坎肩。即使在天,也从不穿一点儿棉。二老太爷应邀前往,双方签下生死状,就地动手,这一动手,二老太爷才知道技不如人,没几个照面,已经招架不住,多亏人家手下留情,才没伤着筋骨。当夜,二老太爷收拾行李,去天津静海小南河找霍师傅去了。自此,一去几年,杳无音讯。二哥忙于出门学艺,三弟却一门心思的寻花问柳。

老老太爷看到二子与三子的作为,自知家道终将败落,癫娴到底能不能治好忽一日,把大老太爷叫到房中,对大老太爷说了这样一番话:“咱们家之所以能发迹,你也应该听说过一些,我且向你说说,那钱确实是我捡来的,自捡来那日起,为父时常惶惶不可终日,我亦知此乃不义之财,终将离我等而去,遂我自发迹之日起,不忘施舍与困苦之人,也算是积累些福报。我观你二弟,终究是一粗鲁之人,你三弟整日花天酒地,身体早已糟蹋坏了。你这两个兄弟终究难以成就事业。而你是个的性格,恐怕难以支撑大的家业,所以,我有意让你去东洋学习医学,待学成归来,一可以造福乡里,二可以广积福德,三有此一技,将来家道没落,终究有个可以讨饭吃的本事。你意如何?”

大老太爷点头称是。就这样,大老太爷远赴东洋,学习医学。大老太爷走的那天,天上满布乌云,大老太爷由送至城里,经由天津去福建,踏上日本求学之路,日本之行,应是与鲁迅同期。一去两年,待学成回国,已是民国初年。回到家中,二太爷还是没有音讯,而三老太爷因为吸食鸦片上瘾,已经是瘦的皮包骨头了!

自此,大老太爷开始悬壶济世,天津地处九河下梢,历史上是水患成灾,因为水气重,好多人得了疮,在过去,得了这种病,基本就是等死。偏偏我大老太爷,不知从哪儿学的一个偏方,用人的头发和猪耳朵熬制一种膏药,这种膏药对于各种疮,基本上药到病除,四外八庄的人,只要生了病或长了疮,都会划船来接我老太爷。而我老太爷对于穷苦人家,基本是不要钱的,对于稍微富裕点儿的,也只是要些成本钱而已。

老老太爷,年岁也不小了,自知大去之日为期不远,就找了个风水先生在村子北边选了一块儿寿地,把的先人的尸骨都迁到了那块地里。据说那块地是正方形的,方圆十几亩的样子,寿地四周栽满了树,没几年的光阴,那些树竟然长得有遮盖住了整个寿地,那也自然成了黄鼬,刺猬,蛇等民间所谓神物的。一到晚上,里面常能见到鬼火。

1937年,老老太爷走了,临走之前,把老太爷叫到跟前,嘱咐了几句:繁华富贵,如同过眼云烟,在世,当以修德为重,自古穷山东癫痫新治疗办法不扎根,富不过三代,我观吾家气数将尽!想我一生,自一笔意外之财而发迹,心中一直诚惶诚恐,如有一日,债主来寻,你应尽其所能,替父亲还债。财货为祸之根源,若没有借用这笔横财,你三弟也不至于到此地步。待我走之后,应当担当起一家之重担,粗茶淡饭,平安为福,切记切记!”,说完了,老爷子撒手人寰,走了。

当天晚上,一股狂风骤起,那块寿地上的树都被连根拔起。自此,这个家族,走上了下坡路。

转过年来,1938年,日本人来了!八路军也来了!二老太爷也回来了。

对于留过洋的老太爷,对日本普通百姓的印象是不错的。可是面对侵略者,虽没有家恨,可国仇毕竟是有的。那时候,日本人为了便于管理,安排了好多保长,一次,日本人召集保长们开会,其中一个保长因为有事儿迟到了。日本人点名的时候他没到。日本人什么都没说,让大家跪着等。等那人来了,二话没说,一刀把那保长的头给砍掉。据说当时,好多人都尿了裤子。当时的八路军,多是三三两两的小队伍,晚上就借宿在老太爷家。有一次,八路军刚来,日本人就到了,估计是有人通风报信,两边就交了火。日本人一枪正打中一个八路军的下身,两个八路军弄了个担架,抬着他跑。一边跑,受伤的八路军一边说:“救救我,别把我扔下”。跑出去没有几里地,人就断了气儿。

日本人为了震慑华人,摆下了擂台。二老太爷仰仗功夫在身,自是责无旁贷。连战七天,日本人竟没有一场能胜过二老太爷。并从擂台上救下一人。无奈日本人下黑手,夜里搞了个偷袭,把二老太爷的手筋给挑断了,可惜了一条好汉。

当时,需要防备的不光是日本人,还有土匪。据说刀疤刘的后人子承父业,也当上了土匪头子,要来寻仇。老太爷买了三把枪,一到晚上,就把家里人集中到一个屋子里,男人们拿着枪听外面的动静。土匪终究还是来了。在门外叫到:我先人的银子,让你石家收了,今天是来讨债来了。二老太爷出门答话,见说话人有些面熟,细想起来,正是擂台上救下之人。那人也认出哈尔滨中亚军区医院癫痫科了二老太爷,下马便跪,上马就走,临走时,撇下一句话:往日恩怨,一笔勾销!

日本人要笼络人心,选出德高望重的人出任乡长一职,邀请老太爷就职,老太爷以身体不行为由拒绝。日本人不答应,无奈让老太爷的大儿子前去听差,办公的地方就在日本宪兵队的旁边,每每日军有所行动,老太爷的大儿子,必放出消息,日本人也纳闷儿,做了一番后,认定是老太爷的儿子在搞鬼,有人把消息透露给了老太爷的儿子,他连夜逃离。日本人找了一阵儿,终究中国太大了,没有找到。事后才指导,大爷跑到了一所中学,当上了厨师。

解放的号声吹响华大地!老太爷大儿子也回到了家里。此时二老太爷和老太爷,都已经过世了。多亏得过时早,少受了很多罪。

大革命开始了,近乎疯狂的人们爆发出了极具破坏力的力量。因为祖上田地多,老太爷已经被定性成了地主。接踵而来的一次次的批斗,一次次的游街。老太爷在身体和精神的摧残下,郁郁而终。可怜他老人家悬壶济世一生。死后,经过大家商量,选出家族中口风最严的人,把老太爷的尸体埋在一个隐秘的地方,这个地方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埋的时候,随身的只有一件破席子。老太爷死后,家里被洗劫一空,他一生视为宝贝的一套竹简版的《本草纲目》也被烧成了灰(据说烧了一半,另一般被人拿走,那人后来成了村里的赤脚医生)。老太爷的孙辈们,因为成分高,也都无奈被迫退学……

大老太爷去世后,批斗的矛头直大老太爷的大儿子,也就是我的大爷,一波一波的批斗让大爷应接不暇。村里的那些武装队长似乎要用大爷来证明他们的残忍。一次批斗会上,大爷被剥去了上衣,冻的瑟瑟发抖,武装队长见大爷哆嗦,发了“善心”,一壶刚烧开的热水,整个淋在了大爷的头上。从那以后,大爷的头上没有再长出一根头发……

再冷的,总有熬过去的时候,文化大革命过去了,我家也平反了,可惜我那些叔叔大爷们都错过了读书的年龄,只能务农在家了。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