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岁 月 如 歌(1―5)-

时间:2021-04-05来源:天冀文学网

    1
  
  星期六下午最后一节课,文华给毕业班的学生讲完一套模拟试卷回到办公室,还没有松口气,教导主任小樊就叫文华接电话,说是他老婆的。文华拿起话筒,话筒里传来妻子的声音,晚上你到底回来不回来?文华说,今天有事回不去,你要谅解我的工作,再有一周就要毕业考试,复习很紧张……文华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咣当一声挂断了。自从文华被任命为沿沟小学校长以来,繁杂的工作使他透不过气来。按常理,文华当任校长职务可以不带毕业班课程,特别是语文。带语文课工作任务重是不言而喻的。虽然是农村小学的校长,方方面面的情绪都要关照到,上面要和镇区级领导疏通,下面要和村委会领导协调关系,学校内部要处理好教师之间、师生之间、学校各级领导与教师之间的关系,文华又属于工作尽责好胜心强的那类。
    小樊诡秘地一笑,说文校长,你就回去吧,你已经快一个月没回家了,毕业班固然重要,但也要照顾嫂子的情绪吗!文华犹豫了一下,夹起已经磨得有皮没毛的人造革公文包走出办公室,将公文包挂到车把上,摩托车屁股后喷出一缕蓝烟,继而驶出校门。
    文华家在县城安民小区,住六楼。他推开家门看见女儿香香趴在茶几上写作业。香香已经上小学二年级了。文华走到女儿跟前,女儿正在一张八开白纸上写写画画。她用铅笔勾出一个方框,在里面画上草地,树木,房子,溪水,又在草地上画上各色的鲜花。特别在蓝天上画了几只小鸟。画小鸟时边画边自语地说,我要做一只小鸟,在天空自由自在的飞……
    香香见爸爸突然回来了。兴奋地扑到爸爸怀里,接着连声对卧室喊,妈妈,爸爸来了,爸爸来了。卧室里并没有任何反应。他知道妻子红利肯定在跟他斗气,冷战在所难免。文华走到里间,看见妻子正侧身睡在床上,从头到脚全部包在被子里。文华凑过去压低声音问,红利怎么了?妻子猛地从被子里坐起来厉声吼到,怎么了,你还知道这里有你的家!人家的男人大把大把地往家里挣钱,星期天一起逛公园、逛商场,晚上夫妻睡在一个被窝里,日子过得多滋润!再看我们,你十天半月不回家,每月工资还不够一千块,人家挣大钱的谁有你那么忙?文华心里明白,不要说其它行业,就说他现在工作的那个村子,农民大规模搞制种、搞劳务输出,人均纯收入每年都在两万元以上。有相当一部分农民都购买了小汽车,盖起了住宅楼。妻子在县城街面上开了一家服装店,做服装生意,早出晚归挺忙的。自己常年住在农村学校,家务插不上手。就是县城这70平方米的住房,也是妻子挣钱买的,自己那点工资每月上上下下吃顿饭,买盒烟就甩扫完了。妻子长长出了口气把脸侧过去。文华坐在床头将妻子蒙在脸部的刘海捋到耳背说,我也是工作忙吗,工作不忙,我能不回来陪你和香香吗?中午只顾批改作文没吃午饭,别斗气了快做饭吧!说完在红利脸上轻轻捏了一把。红利愤懑的表情有所放松。但还是愤愤地说,你这次回来,必须要呆两天,今天星期六,明天星期天,帮我看铺子,我要上兰州提货,下周星期一再忙你学校的事吧。文华略一思忖,上周“普九”验收刚刚结束,下周可能没有检查。就爽快地对妻子说,行,这周一定在家。妻子一听,脸色舒缓了下来,下床穿上鞋子,上卫生间洗了把脸,到伙房忙活着做饭去了。
    女儿香香见爸爸妈妈不再怄气,就摇着文华的胳臂撒起娇来,爸爸帮我办手抄报吧,下周星期一班主任要收,办不好的同学老师要罚站立正。作业写完了吧?文华将香香搂进怀里问。香香挣了出来满脸愁云地说,周末的语文作业是1到8课的生字,每个生字写6遍,另外写一篇短文;数学作业是配套练习“单元总复习”做完;班主任老师又叫我们每人办一份手抄报……文华听着心中产生一种莫名的酸楚。他也在多次会上大声疾呼:要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并明文规定小学低年级学生不留家庭作业,高年级学生只留半小时的家庭作业。另一方面他又给教师变相施加压力,旁敲侧击地鼓励教师抓紧学生。因为学期末要进行学区统考,排名倒数三名的学校校长还要在教师大会上做表态发言。成绩公布社会,排名靠后的学校家长意见大,学生转学现象严重。如今办学生源为关键因素。他去年秋学期刚调入沿沟小学时,学校在学区统考中名列倒三,全校一下子转走四十多人。排名是学校的生命线啊,做为校长,能不为教学质量担忧吗?
    一会儿,晚饭做好了,红利将炒好的一盘辣椒,一盘大肉白菜,端上茶几,又忙着往碗里盛香头面。吃饭的当间红利说,你在兰州搞房地产的堂哥又来电话了,问你同意不同意去他们公司上班,他说凭你书画才能,去后专门给他们公司搞文化宣传,每月工资在3000元以上,说不定还能分套住房……红利说得激情飞扬。你别提这事了行不行?这件事堂哥也给我说了好几次,我都回绝了。文华对红利说。文华认为农村的教育事业更需要他这样热爱农村、理解农村的教师。当前农村教育非常薄弱,许多教学能力强的教师逐年被选调进城。城市的办学条件和农村相比简直是天地之别。城市学校一个教室的投入比农村一所学校的投入还大,再武汉哪家医院专治癫痫说城区教师比农村教师每月多拿300多元的工资。稍有能耐的教师谁不争取进城?他实在不忍离开农村娃娃渴望知识的目光啊!红利见文华表情有点不愉快,也不说这事了。
    饭没吃完,文华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放下碗筷打开手机翻盖,来电显示是学区办公室的电话号码。他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学区又要安排什么检查工作?接通电话,话筒里传来教管会吴主任的声音。声音坚定有力,丝毫没有缓和的语气。说下周星期二上级部门要到沿沟小学督导评估,检查前三年的各种档案。学区定下死指标:此次督导一定要取得900分以上,达到一级办学水平,否则校长轻则在教师大会上检讨,重则就地免职!三年的档案,上学期前任校长调走时不要说移交下三年的档案,就连半张纸也根本没有留下。文华干了十多年的教育,督导评估的厉害他知道,领导来要查30多本档案,要检查学校基本设施,检查校园文化建设,检查教师上课情况……检查项目纷繁复杂。去年的督导评估所在学校提前准备了20多天,才得了899分。这次四天以后进行督导评估,时间之紧,任务之重可想而知。挂断电话,文华的鼻梁上不禁渗出汗水!当务之急是立即通知周末刚回家休息的教师马上到岗……
  
    2
  
  夏日的河西景色宜人。校园的花草树木在这个季节里最有精神,有韵致。此时,虽然暮色降临,但各班教室门前花坛里的繁花仍然清晰可辨,花草丛中已经有蛐蛐开始叫夜了。四周的白杨或槐树枝繁叶茂,在夜幕笼罩下显得更加葱郁而神秘。
    校园里已经亮起了灯光。办公室里,早到的教师们各个怨声哀道。曹老师首先拉开话题:校长紧急召集大家返校肯定又有紧急检查。曹老师四十多岁,面色黝黑,上个学期由于劳累过度诱发了乙型肝炎,现在一边看病,一边坚持上班。人很瘦弱,国子脸,两边脸蛋上的肉像被谁剜去似的。人很直爽,很乐观,心里藏不了几句话,一句话要在肚子里窝上三天,准能窝出病来。他说话声音很高,在教室内给学生讲课,站在校门外的马路上也能听见。就这个人,怎么着都是为了人民的教育事业,领导说咋干咱就咋干。曹老师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一盒“红球鞋”(红盒兰州牌香烟,不知什么原因当地人都改名叫“红球鞋”)给对面的老杨递过一支,自己叼了一支,点燃了,深深吸了一口,半天两束烟柱从他鼻孔喷了出来。脸上显出一副毫不在乎悠然自得的神情。玉霞老师说,上周刚查过,再来查,我们的教案都备得齐齐全全,作业批改得细致及时,其它工作也没落下,查就查来,反正我们是不怕。
    玉霞老师是沿沟小学唯一的女教师,二十九岁,心眼好,工作责任心强,人又长得漂亮,近几年她所带的课程学区统考都名列前茅。人很文静平时也不多说话,生了气只是自个儿在僻静处落泪的主儿。大家平时开玩笑时总说,玉霞老师是五百年才修成的一个好女人。玉霞老师去年刚离婚。男人现在在县某个局当科长。当初玉霞和离婚的男人师范毕业,都分配在梯河乡工作,结婚时不少人都羡慕他们,纷纷赞叹:真是男才女貌天配的一对,地配的一双!前些年,男人考公务员跳槽进城,后来又当上某局科长。男人当上科长后对玉霞老师的态度逐渐有了变化。先是经常埋怨她就知道学生不顾家了,接着说她是土窝里爬的“土包子”了,再就是嫌她长年工作在农村缺乏现代女性的气质啦……一次,玉霞周末补完课回家,她用钥匙打开家门,客厅里没有丈夫,星期天丈夫上哪儿去了?她正在纳闷,卧室里传来吭坑叽叽的呻吟声。她猛地推开卧室门,床上,丈夫赤裸着身体,屁股上的两块肌肉剧烈的晃动着。丈夫身下也裸体躺着他们单位的一个女青年。玉霞老师见此情景一路泪流满面地回到学校,再也没有回过家。她丈夫也没有来学校找过她。去年她丈夫突然打来电话说要和她离婚,玉霞老师也干脆地说,离就离。就这样三下五除二就离婚了。
    老杨吸口烟,抹了把花白头发愤愤地说,倒霉透顶!这样子还让人活不了!曹老师说:别发牢骚了,就那个命,能怨谁?……曹老师不知道在埋怨谁,像是埋怨文华,又像是在埋怨自己。
    晚上9点整,文华在办公室里主持召开了全校教师会议。全校5名教师,小樊电话打不通,联系不上以外,包括文华在内其它4人都到了。会议的主题当然是迎接上级有关部门对沿沟小学办学水平督导评估。他是怎样在妻子的斥责声中离开家的,又是怎样骑着摩托车从县城回到学校的,这会儿脑海里只有几点模糊的记忆了。自从挂断电话的那刻起,他满脑子都是督导评估工作的事。一路上他一边驾驶摩托车,一边在脑海里简单地清理了工作思路。每个教师都根据个人特长进行了分工。会议开始时他已经胸有成竹了。
    文华扫视了一眼教师们,除玉霞外,两名老同志都显得疲惫,脸上或多或少带着点情绪。文华便首先开始思想动员:后天县上要对我们学校进行督导评估。这次督导关系到学校的定位问题,事关重大,学区给我们下达的指标是一定取得900分以上,办学水平评估达到一级。这项工作完成得好与坏直接影响全乡教育形象。因此,我希望每个教师都发挥主人翁精神……文华还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在动员,玉霞老师打断话茬说,校长,你的难处大家都明白,时间很紧,你就赶快分工吧!事不宜迟,文华马上开始分工:曹老师负责伪造近三年的农民培训笔记和农民培训计划、总结;老杨负责近三年的初中毕业生就业或升学情况摸底造表和第二课堂活动记载资料的伪造补写;玉霞老师负责近三年学雷锋活动计划、措施、记载、心得的篡写与装订档案……分工完备,文华特别强调,同志们必须彻夜加班,赶在明天天亮之前完成前一阶段的准备工作,天亮后还有第二、第三……阶段的准备工作。
    教师们马上行动起来。还有几项工作,他必须亲自出马才有可能完成,教师是完成不了的,那就是给学校借硬件设备。这次督导评估学校硬件建设所占的比分非常大。仅学校图书藏量和体育设施设备两项就占总分的30%,而这两项恰恰是沿沟小学最欠缺的。其他写写画画的东西老师们可以整夜整夜加班赶出来,而硬件设备需要钱,沿沟小学全校学生总数不上一百人,近几年学校乱收费又查得严,不敢多向学生收一分钱,上边又基本不拨办公经费。向学生收取的学杂费大多部分上缴到书店、保险公司等部门,学校就剩下学杂费一项,全校合计每学期也不过3000块钱,这些钱要支撑一个学期的办公开支,开支得精打细算,弄不好还不够。文华这个当校长的还得四处借钱。开校初,他向学校所属的村委会张了口,希望村委会给学校置副篮球架子,这样师生可在课余时间打打篮球。说了几次,村干部就是不明确表态。最后老杨对文华说,现在办事不是送礼就是请吃,你单靠一张嘴要来篮球架子才怪哩。没办法,文华只好忍痛从经费里拿出200元,买了一只大羯羊,从商店里提来6瓶12元的“丝路春”。亲自去请了村委会一帮人。沿沟村的村干部就喜欢吃肉划拳的差事。文华和村支书约定下午散学后村领导到学校来。其实,村领导在最后一节课刚上就到齐了。王支书坐进文华办公室里的沙发就说,你调到沿沟小学快一年了,还没见识过你的拳术,今天咱们好好来两拳,一醉方休。
    对沿沟小学的教师来说,划拳喝酒是最弱的项目。曹老师自从得了乙肝,医生叮嘱千万不能喝酒,否则病情还会加重。他已经一年多没沾过酒水了;樊主任领了生育卡,现在正在“培育”后代,滴酒不沾。玉霞老师是女同志,天生不能饮酒,给她吃上三个酒枣说不定也会醉倒。就剩文华和老杨,两人的酒量也最多只有半斤。
    下午六点,文华让玉霞端上手抓羊肉,村干部们就大嚼大咽起来。之后玉霞又拌了几碟凉菜开始喝酒。晚上两点钟,所有喝酒的人都醉了。校长室里,村主任趴在沙发扶手上“现场直播”了,村会计爬在茶几上打起呼噜,文华和老杨则倒在床上不醒人事。只有王支书还独自来回摆动着手掌,涨红着猪肝一样的脸连声呼叫,沿沟小学没人了吗?谁敢和我再来两拳?
    曹老师和樊主任不喝酒,自然也不敢往酒场内坐,溜到各自的宿舍休息去了,因为明天还要上课。玉霞老师在学校负责接待工作,虽不喝酒,但必须陪到客人离去才能休息。她见别人都醉倒了,只有王支书还一个人自我陶醉地叫阵,便走进校长室对王支书说,王书记,天不早了,您该休息了!王支书自语了半天,才发现面前还有一个人,而且是个好看的女教师。马上端起酒杯要和玉霞老师碰杯。玉霞老师说,我从来不喝酒。王支书说,你不和我碰杯,学校篮球架子的事就不成,这杯酒关系到事情成不成的问题。玉霞老师体会到文华半学期来向村上讨要篮球架子的苦衷,为了文华,为了学校工作,她就是死也要把这杯酒喝下去!于是,端起一杯酒对王支书说,我和你碰了这杯酒果真给学校买副篮球架子?王支书说,男人说话,一言九鼎!玉霞就和王支书碰了杯,将那杯酒一饮而尽。酒水火辣辣地穿胸而下。玉霞觉得眼冒金星,马上就要晕倒,就赶快转身跑进宿舍倒在床上。后面传来王支书的喊声,你别走,你别……别……
    村干部招呼过后,快一学期了,篮球架子还是没有买回。
  
    3
  
  文华看看手表,教师会议结束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他估摸着这会儿三社长可能没有睡下,今晚最好连夜去将三社的那副篮球架子借下。去三社借,也是文华在会前就想好的。三社的那副架子成色新,再说,他调入沿沟小学后,三社长请他到家里喝过酒。他觉得三社长那人直爽大方,借到的可能性最大。至于学校藏书问题,他刚才向几个大学校的领导打了电话。几个学校都答应借图书给他,他准备让老杨明天租个电三轮到各学校去拉,最迟到明天中午所借的图书都能摆上沿沟小学的书架。问题大的还是篮球架子,人家肯不肯借说不定,即便答应借给学校,学校教师少,那副铁家伙怎么搬回学校架起来,检查过后又怎样给人家搬回去支起来存在问题。不管怎样,这事得干!
    文华思考着来到校园的车棚下,推出摩托车,启动后才记起自己的摩托车前几天就烧了大灯,天这么黑,得用手电筒照明。于是折回宿舍从抽屉里取出手电筒绑在大灯右侧,启动摩托准备出发。等一等,文校长,你不看天已经下雨了吗?只穿件衬衣出去不怕感冒啊。玉霞老师说着已经走出办公室,把文华挂武汉癫痫病哪里治的好在办公室衣帽架上的外套递了过来。听玉霞一说,文华才发现天空一片墨黑,感觉有雨点凉飕飕地落到脸上来。文华从玉霞手里接过外套搭在车把上就启动了摩托。
    走出校门,夜一片浓黑,雨滴滴答答逐渐大了起来。远处村落的灯光朦胧着昏黄的光,土路两旁的树木枝叶浓密,黑压压地挤过来,手电筒微弱的光只能照见摩托车前方两三米远的两三平方米大小的地方,文华尽量减慢行驶速度。照这样的速度,去三社长家需要20多分钟,中途要经过一个陡坡。雨还是大了起来。文华下陡坡时为了减慢车速踩了下刹车,不踩还好,这一踩,由于路滑车子后轮一侧,摩托车摔倒在地连人带车滑下陡坡。陡坡下正好长着几棵高大的白杨树,枝干粗壮。文华和车子就一同撞到树上。好在车子行驶的速度很慢,人车都无大碍。文华扶起车子,简单整理了一下,就向三社长家继续前进了。
    三社有30多户人家,全部在居民点上修起了小康住宅,东西走向的街道,房子的式样和门面都一模一样。文华只记得三社长住在北排中间,就是不能判断是哪个院门。敲了一阵其中的一个院门,半天了黑暗中传来一声,谁?文华回答,请问三社长是那个院门?里面传来不耐烦的声音,三更半夜雨天雨地的,简直有病。又过了片刻,里面才扔出一句,从西边数第六家。
    文华从西面数到第六个院门,边敲院门边大声喊,三社长,开门来!过了四五分钟,院里亮起了灯光,随之传来三社长的声音,谁呀?文华说,有事求你。三社长打开院门,见是文华,忙招呼,快进屋,雨天雨地的。文华进屋里坐下。三社长赶紧跑进里屋去穿外套。刚才开门时只穿着背心和裤头。
    文校长半夜来访有何贵干?三社长穿好衣服,从柜子里找出一包烟,递给文华一支,边点烟边问。三社长看的古书多,说起话来半文半土的。文华抹了把被雨水浸湿的头发,吸口烟,说,还不是学校那摊子事。文华说明来意。三社长说,行,学校的事就是沿沟村人民的事,明天我派几个人把篮球架子搬到学校操场上,检查过后再派人搬回来不就得了。文华说,那太谢谢你了,你给学校帮了大忙了。三社长说,哪里哪里,尊师重教自古有之,鄙人只是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事情说定从三社长家出来,雨下得更猛了,似乎和文华过不去。回到学校文华成了“落汤鸡”。教师们正在各忙各的事,谁都打消了今晚休息的念头。文华走进办公室,玉霞老师递给他一条干毛巾让他赶快擦擦。文华发现玉霞老师的表情有点不对头,好象很难过的样子。工作紧张,文华也顾不得多问什么,赶紧写督导评估自查报告去了。
    星期一学区的吴主任带领一班人先进行了“初查”,又指出了许多问题,文华带领老师们在星期一晚上又进行了补充,该伪造的伪造,该翻新的翻新,忙活了大半夜,总算一切准备就绪。
    星期二上午,县上的考核组如期而至。通过一天定量定性的检查,考核组给沿沟小学办学水平评分901分,除了教师精神面貌较差以外,其它工作都比较好,达到了一级办学水平。文华和老师听后都长长舒了口气。
  
    4
  
  督导评估结束后,文华想回家一趟。他上次离开家门时妻子红利声嘶力竭的叫骂声工作一松又响在耳边。但是毕业班汇考又迫在眉睫,于是打算毕业考试结束再回家。
    毕业班成绩是反映学校教学质量的一个重要方面。社会对学生毕业考试很敏感。成绩排名靠前的学校可以马上走红,排名倒数的学校只能是家长们唾骂的对象。上午,关于毕业班的考纪文件已经下发到各校。文件规定:考点是乡政府所在地的县二中,监考教师全部外调;各个小学的考生一律插花单人单桌,每个考场设监考、主考和巡视员;考生路途安全尤为重要,各校校长亲自带队,任课教师要一路监护,千万不能出安全事故。等等,等等。文件规定特别细致。毕业汇考倒记时还有三天,汇考准备工作今天就得开始。文华让班主任老杨首先检查了学生的学具是否齐全,然后又重申了考试纪律,特别强调不能有缺考的。往年三令五申,可沿沟村家长对学生的学习重视不够,考试时不是张某某跟家长“吃席”去了,就是李某某被家长领上打工挣钱去了。这些学生直接影响班级在学区的排名。
    汇考那天早晨,文华起得很早。确切地说他彻夜未眠,整个夜晚他逐个把毕业班每个学生在头脑里过了一边电影,再次分析了他们的优势和弱势,几个“危险分子”他打算在进考场前特别叮嘱一番。他洗嗽完备到校园里逛了一圈,东方才微微泛白,启明星在东边的树梢上眨着眼,闪着刺眼的光。四周的事物隐隐绰绰的,只见轮廓,不见面目。文华轻微咳嗽了一声。声音惊醒了浓荫里的一只什么鸟,鸟儿“呱——呱——”叫了两声,扑啦啦向远处村落飞走了。
    此次考试不但关系学校声誉,更主要的是关系到毕业生的前途。小学毕业这些娃娃们才迈出了人生的一小步,今后的路长着呢。如今,中学都划分了等级班吉林癫痫医院那的好,学习成绩最好的进“奥班”,稍低的进“重点班”,再低的进“普通班”,成绩差的就只能进不言而喻的“杂牌班”了。各班的教学条件和师资配备也是优良中差四个等级。娃娃们能进个啥班,基本上写定了一生。文华蹲在毕业班教室门前的花坛边思考着。
    文校长,可能一夜没睡吧?玉霞也起床到校园里逛了。你昨晚睡着了?文华反问。文华明白,像玉霞这样痴心学生的老师在学生“大战”的前夜睡着才怪呢!玉霞笑笑,默认了。但愿孩子们这次都考好。玉霞说。是啊,农村的孩子本来家长就不太重视,在加上教学条件不如城市,真可怜了这些孩子,我们这些教师再不为孩子多想,多做点事情就太对不起良心了。文华深有感触地说。玉霞站在花坛对面搬弄着指头说,是啊,孩子们能上好点儿的中学,进个好点儿的班级,是我做梦都想的事情。玉霞对农村教育的理解不比文华差。文华觉得他们对教育的事谈得够多了,便从兜里掏出一盒“红球鞋”,抽出一支衔到嘴里点燃了,把话题一转戏谑地说,要说我给你介绍的乡政府那位你考虑的咋样了?人家可是要房子有房子,要位子有位子,要车子有车子呀!举家过日子,可以了就行了。玉霞一急,说,这事我现在不考虑,你就别瞎操心了,我不想遭受第二次打击……
    呵呵,孤男寡女的,我们的两位教学能手在讨论教学方法啊,还是在谈情说爱啊?曹老师也到校园里散步,看到文华和玉霞在花坛边说话,便扯着男高音开起了玩笑。曹老师四十多岁的人了,却永远像个孩子,人很乐观开朗,平时把他的乙肝病扔到脑后,开起玩笑没个高低,只有肝病加重肝区作痛的那些日子才捂着胸脯蹲在角落里不做声。也怪,平时有他的声音时大家觉得烦,一下子没有了他的声音大家又觉得不习惯、不热闹、不和谐。
    玉霞脸一红,对着曹老师道,就你心中没事瞌睡多。呵,自我暴露,你心中有啥事?说给文校长听听。曹老师更加乐了。玉霞更加急了,说不跟你说了,我备课去了。说完急匆匆回办公室去了。玉霞走后,文华对曹老师解释说,毕业班今天考试睡不着,出来溜溜。曹老师递过一支“红球鞋”说,毕业班今天考试谁能睡得着啊。
  
    5
  
  学生毕业汇考顺利结束。按规定带队校长和教师考试期间不能进县二中的校门。因此,那天文华和老杨就在校门外的阴凉下等待,试考完还要护送学生回家。那天学生走出考场各个喜气洋洋,纷纷说试题很简单,估分都在八、九十以上。文华终于又松了一口气。剩下的事情就是等待成绩汇总表的下来。
    玉霞老师离婚后就常住学校,其他人一般都周末回家。星期五下午放学后,小樊是新媳妇的男人,急急忙忙坐上路经校门口的公共汽车回县城了。老杨和曹老师家住农村,媳妇是农民,家里都种着十几亩地,学校里的工作要是松下来的话,还要帮媳妇干干农活,多从地里捣腾个钱供孩子上学。他俩骑着摩托车各自回家了。
    文华心理压力很大,上次离开家时红利愤怒的样子像要吃人。尽管他多次向红利解释说,要理解他的工作,有些时候他也是身不由己,不像生意人比较随意,他所从事的工作不像其它行业,是造就人的行业……而红利呢,还是不理解,说,如今过日子得有钱,你是当校长的,我问你,学生都不交学费上学行吗?你是孩子爸爸,孩子有个头痛脑热没钱医院能给看病么?……要不是我,说不定我们娘俩还睡在大街上呢!你口口声声说塑造人,你塑造出的人值多少钱?……每每夫妻辩论,总是文华以无话可说而告终。
    文华是最后一个走出校门的,走得犹犹豫豫,他甚至有怕进家门的感觉。他骑着摩托车心事重重地向县城驶去。
    再回家后,文华感觉他和红利的关系淡漠多了,以前红利也和他闹腾,但他在红利脸蛋上捏一下,或说几句温情话,在一个枕头上睡一夜,第二天两人关系就缓和了。这次不一样了,他用手捏红利脸蛋的时候,红利使劲拨开他的手,瞪着眼说,二流子,滚开,别动手动脚的。他听红利侮辱他是二流子,心里就不舒服。不过上次强行离开家虽然是工作的事,但对妻子来说也实在是有点过分。便和颜悦色地对红利说,上次我对不住你,实在是学校的事撂不开,这次我一定帮你看两天铺子……红利打断他的话,狠狠地扔过一句,别再放狗屁了。之后进入卧室将门反锁和香香睡觉去了。
    刚才红利那句“二流子”文华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会儿一句“放狗屁”更让他有点气恼,他再也无兴致劝说红利了,干脆倒在客厅的沙发上过夜了。这是结婚以来第一次睡沙发,也是第一次在家里和妻子分开睡。
    再回家后,文华感觉他和红利的关系日益淡漠了,从前红利虽然总埋怨他工资低了,不回家了,但他说上几句道歉或宽慰的话红利也就不再闹气了。现在红利反而不闹腾了,几次回家都不跟他说话。文华提出过夫妻生活,红利抛过一句“没正经”领着香香进卧室将门反锁睡觉了。文华只好在客厅沙发上睡觉。

------分隔线----------------------------